文明是文化的核心

2019年2月1日第03期        作者:李強        2019-02-18       

不管是茅台還是行業甚至是國家,必須先從文化轉向文明,也就是把那些包含善良、公正、秩序、理解、尊重、愛的文化找出來、發展好。

新年伊始,茅台集團董事長李保芳就在2019 年度工作會上表示,要把“文化茅台”建設提上重要日程。1月14日,李保芳又發表了署名文章《關于“文化茅台”建設的一些思考》。顯而易見,在提出建設“文化茅台”一年以後,茅台要在文化建設上動真格了。

事實上,很多白酒企業都在提企業文化建設和品牌文化建設。早在2003 年,時任泸州老窖董事長的袁秀平就在《新食品》(當時叫《糖酒快訊》)發表過《統治酒類消費的是文化》,15年過去了,白酒行業的文化建設究竟做得怎麽樣,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

爲什麽會是這樣?一方面,一些酒企進入了快車道,酒好賣了,也就不需要什麽“文化”了。而另一方面,“文化”的確太難琢磨和把握了,你說沒有吧,它無處不在,你想把它弄明白吧,它又無影無形。

作爲行業的一員,我也來參與碰撞碰撞吧。我最初對“文化”這兩個字有點印象是在剛上初中不久,學校讓我們申請入團的同學填“入團申請表”,有一欄寫的是“文化程度”,問父親後才知道是要填上“文盲”、“小學”、“初中”或者“高中”、“大學”,這裏的“文化”指的是知識。現在大多數人都會認爲,把知識等同于文化有點太狹隘了,但事實上,文化也有狹義和廣義之分,有高低之分。

酒行業很多時候也是一樣的,只是用“文化”來裝點門面。我們經常嚷嚷著的企業文化和酒文化不過是勸人賣酒、勸人買酒和勸人喝酒的“文化”,是一種江湖文化。

江湖文化是一種陋習文化嗎?《新食品》前任總編輯秦柯曾說過,酒行業很像江湖,江湖就有江湖的文化,江湖文化的核心就是幫親不幫理。我常常以江湖兒女自居,把“有情有義”作爲自己的做人目標,對朋友講義氣、對愛人講忠貞、對家人講溫情、對社會講責任、對人生講意義,要有心理羁絆。用情和義來束縛、固化自我的江湖文化聽起來很野蠻,但卻是這個時代不斷變遷、空間不停轉換,江湖風雲際會下,能夠保持動人與傳奇的文化底色,一股能內化的力量。

如上所述,廣義的文化內涵豐富、包羅萬象,有好有壞,也有很多屬于中性。只有那些好的,積極的、先進的文化或者說是文明才是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動力。

我覺得,文明是文化最核心的價值,不管是茅台還是行業甚至是國家,如果希望從文化中找到自信、找到發展動力,必須先從文化轉向文明,也就是把那些包含善良、公正、秩序、理解、尊重、愛的文化找出來、發展好。對于社會來說,文明才能使文化野蠻生長的時代真正終結,對于行業和企業來說,文明將使酒業這個江湖有更多的故事和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