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文化·“老表”懷舊 酒界泰鬥秦含章 110 歲的一“章”心願

2017年9月16日第21期        作者:文/何冰 編/楊靜        2017-09-18       

   今年一季度,湯司令首邀中國老酒收藏家到酒廠會商;二季度,湯司令突然承辦“中國酒業論壇”,與該論壇創始人密談;而後支持贛州老酒展會,拍賣國寶老酒;三季度承辦國家品酒師培訓,邀請中國老酒收藏協會領導前來指導。種種迹象表明,湯司令可能要在中國老酒領域做一篇味道十足的“老文章”。

湯司令拜訪白酒泰鬥

   2017 年盛夏的北京,正是一年中最酷熱的季節。在團結湖國家農業部附近一座普通的居民樓前,一位頭戴五星軍帽、上身著白色上衣、下身著黑色褲子,一看就是位行事嚴謹的職業經理人打扮的中年人,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輕輕摁下了一家住戶的門鈴。

   室內,剛剛午睡過後的一位老人,已經 110歲了。他接過小兒子遞上來的毛巾,一邊擦臉一邊問:李渡酒業的人來了嗎 ? 我的印章預備好了嗎?父子對話的工夫,門鈴響了,秦大文笑著說,來了!來了!

   “開飯吧!開飯吧!把李渡酒拿過來,我們要用李渡酒請李渡人。”老人向進屋的李渡酒業湯司令揮揮手: “小湯,你過來,坐在我身邊,我請你吃一餐長壽宴,保你長命百歲!”

   這位居住在首都北京普通民宅的老人就是中國酒界泰鬥秦含章,他的小兒子名叫秦大文,而湯司令是被譽爲中國白酒沉浸式體驗營銷第一人的李渡酒業掌門人湯向陽。

泰鬥懷舊,難忘江西的一杯酒

   一邊品著李渡酒,三個人漸漸打開了話匣子,秦老的有些話,只有秦大文能聽懂,他不停地湊到父親的耳邊,大聲地把湯司令的話轉述給父親,然後再把秦老的話轉述給湯司令。歡聲笑語中,這位 110 歲的酒界泰鬥對江西老表的回憶逐漸清晰起來。

   2017 年春節前夕,109 歲的酒界泰鬥秦含章過壽,受金東集團吳向東董事長委托,湯司令特地帶著一瓶榮獲比利時布魯塞爾特別大金牌的李渡高粱 1955,爲秦老祝壽。這是一瓶精心定制的祝壽酒,讓老人想起了很多過去的歲月。

   一聽說江西,一看到李渡高粱,秦老拉著湯司令的手,久久不願放下來。秦老說,文革時期是周總理安排江西老表保護了他們這些留洋回來的高級知識分子,是江西老表敞開胸懷接納他、信任他、支持他,江西是他的第二故鄉,他是半個江西老表!

   1968 年夏天,已經是花甲之年的秦含章,在周總理的親自安排下,隨輕工業部食品發酵工業科學研究所一起下放到了江西分宜,這個所裏有一批留學歸來的高級知識分子,他們已經爲共和國食品工業的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有總理的囑托,革命老區江西老表的率直,時人眼裏的“臭老九”,在江西老表心裏卻是位德高望重的專家。江西老表表不但沒有輕視他、批判他,反而把江西食品包括白酒的發展大業托付給他。

   在江西的十年間,秦老爲江西食品工業的發展做了長遠規劃,也在指導江西白酒企業發展中與江西的酒企,尤其是江西李渡酒業結下了深厚的情誼。秦老陸續發表的多篇關于江西食品和白酒發展的重要文章,對江西食品工業的發展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秦老對李渡高粱印象深刻,每一次到李渡,他都帶著秦大文,吃住在今天的老酒廠,至今,秦老住過的房間,酒廠還保留著;秦老睡過的板床,坐過的藤椅,用過的老桌子,連同一些老物件,酒廠都還珍藏著。

   據國寶李渡老釀酒人回憶,今天李渡鎮志的很多詳實史料都是秦老當年挑燈夜讀抄錄下來的。從李渡千年綿綿不斷的釀酒曆史,秦老甚至斷言,若是考古發掘,李渡鎮一定會有“寶貝”。

   秦老回北京後,和當年在進賢的“中辦五七幹校”喜歡喝李渡高粱的老幹部們力薦,不但促成了著名書法家、國學大師啓功爲“李渡高粱”題名,還把這款好酒推上了人民大會堂,成爲中外貴賓宴會用酒。

   2002 年,李渡酒業考古發現元代窖池群而被授予“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已故白酒泰鬥周恒剛、沈怡方都提到了秦老當年“一語中的”的話。2003 年,公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新聞發布會,國家和江西協會領導特別邀請秦老參加,因爲工作排期無法成行,秦老在家裏一邊品著李渡高粱酒,一邊賦詩一首: “江西李渡釀瓊漿,八百多年窖齡長,五特味濃無限好,一流名貨有市場。”並安排人在當天送到了發布會現場。

故人有情,秦老了卻一樁心願

   湯司令進京給秦老拜壽,特意提起秦老的賦詩,秦老跟秦大文說,當年寫這首詩的時候,好像有一件什麽事情沒有辦,但總也想不起來了。湯司令說: “秦老,不急,不急,何時想起來再說,我一定辦好。”

   前幾天,秦大文向秦老彙報白酒行業的事,說起李渡高粱來,秦老突然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說: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是給李渡寫的那首詩沒有蓋章呢!”秦大文一聽父親記起了李渡酒業的事,馬上撥通了湯司令的電話。

   2017 年 8 月 3 日中午,湯司令風塵仆仆趕到北京。上次爲秦老賀壽後,他一直關心著秦老,他也關注行業協會和幾家名酒企業爲秦老設立的基金。湯司令表示,“他一定要以國寶的名義,以一代年輕的白酒工匠致敬白酒泰鬥的名義,爲秦老做一件事。”

   一桌粗茶淡飯,一杯李渡老酒。秦大文說,這是秦老對客人的最高禮遇,他已經把湯司令,把江西老表當成自己的家人了!

   湯司令拿出了那幅珍藏在國寶李渡酒廠博物館,由秦老當年親筆所寫的《李渡酒賦》,秦老用放大鏡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鄭重地在上面蓋上了自己的印章。秦大文告訴湯司令,“秦老很開心,他說李渡高粱酒好,讓他想起了幾十年前未了的一件重要的心事!”

   湯司令鄭重地收藏起這一幅秦老親自書寫並蓋章的珍貴的墨寶,並向秦老表示:一定會謹記秦老的囑托,讓國寶李渡瓊漿佳釀名揚天下。